Saturday, 23 August 2008

官僚化的学生“群众”运动

想像中的学生运动,与现在自己参与的学生运动有很大的差别。看见苏淑桦同学因为助选被大专法令提控时。我想到两个东西:

  1. 学生没有缺席社会民主化的进程,与人民站一线需求改变
  2. 这位学生背后有广大的群众力量,导致校方要镇压

但是,其实在社会运动,很多时候学生是缺席的,学生领袖也未必有很多的群众。

对我来说,学生运动是社运的一种,主要成员是学生。当学生看到社会上的一些事件,违反学生的社会价值观例如民主,平等,反对任何形式的压迫等。学生会集体讨论,并付出行动去回应及批判,甚至动员群众,带动社会运动的另一股潮流。

所以群众在种种课题的参与度高是非常重要,群众参与讨论,并一起决定方向而行动。想像广大的群众上街要求改变,想到那种街头群众的力量,总是让人热血沸腾。激情的街头运动,可以冲击群众在国阵50年来霸权统治的无力感,让群众更相信群众力量带来的改变。

308后,反对党成了执政党,执政党成了反对党。整个格局改变了。以槟城为例子:大选前,反对党反对外环公路,反对第2大桥,反对单轨火车(如果我有错误,欢迎纠正);大选后,反对党成了执政党,开始批评巫统取消三项大计划,把人民议题当作政治报复,找议题骂巫统!过后又不断挖前朝舞弊案件,看起来是政治秀多过要解决问题。

对我来说,槟城不需要那三个计划。外环公路及第2大桥根本不能解决槟岛交通阻塞的问题,反而还会破环自然生态,解决问题应该是改善公共交通,鼓励人民利用公共交通。单轨火车也不太实际,需要多年时间,在建的那段期间也会导致交通严重阻塞,小小的槟岛小小的马路加上大大的工程!为槟城人冒了一把冷汗。

在政党轮替,推动民主进程时,怎么可以少了学生的参与。学生除了要批判,还要有敏锐的嗅觉,监督及督促新政府。现在情况不一样,以前槟州政府的政策,有反对党批判。现在州政府的政策,谁来批判?前执政党还在懵查查!别错过政党轮替的空间,与人民同在,甚至领导人民逼使新任政府制度化监督系统,民主化国家机制,让人民参与!

建议仅供参考:把巴士服务国有化,把公共交通变成为人民服务的工具,而不是财团赚钱的工具。并且要民主化巴士管理,让司机,乘客参与决策单位,因为他们是最了解怎样的安排能提高效率。还有,前朝舞弊案件应该交由司法单位去处理。而现任州政府应该秉持良好施政(good governance)的原则。就是透明化(transpenracy),能被责问(accountability)及大众的参与(public participantation)特别是女性及年轻人。新任政府这样的行动才能带动社会的进步,提高人民民主的意识。

但是,我感觉学生运动开始(也许在更久前)与群众脱节,而且也越来越官僚化,由上至下的决策。很多时候,领导层做了决定,再传达到群众中。结果,大家开始把社会矛盾现象引发的决定行动当作活动参与,或者觉得比较进步的活动。也就是说,大家很多时候为了做而做,学长做,我们也做,很多时候缺乏办活动对运动有什么帮助的思考。在全国性议题也总是少了学生群众的讨论,及下一步的行动。

套战友发成的一句话:

以前我常常有一種感覺,就是覺得自己在做的東西為什么都是好像在跟著政治人物的后尾,很難有所突破。

現在明白了,主要原因是我們的觸覺不夠強,反應不夠快。。。

希望這問題能夠被解決,不要甘心當別人槍手,因為我們是理想的主人。

学生运动是多元性及包容性,学生就是要不断赋权群众,要破除语言,两性,种族与宗教的障碍,并且不断挑战组织内的可能形成的官僚文化。让我们把学生运动继续成为广大的群众运动,动员群众,改变社会,建立一个民主,平等及以人为本的社会。

我们关注的人民议题是多元的,工人议题,女性议题,人权议题,媒体议题等等;

每一个决定,每一个活动都要包容群众的局限,并与群众一起突破局限;

每做一个决定,每办的一个活动都要确保我们赋予群众权利发表看法并做决定;

学生运动要开放,要结合不同源流教育背景的人,别忽略女性的参与,在争取平等的过程也要提倡两性平等,同时也要破除殖民者留给我们的种族与宗教的“敏感”隔膜!

“一切革命都是广大人民群众生活中的急剧转变。这种转变如果没有成熟,便不能发生真正的革命。每一个人生活上的任何转变,都会使他学到许多东西,使他体验和感受许多东西,革命也是一样,它能使全体人民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最有内容最宝贵的教训。”(列宁,写于1917年7月底十月革命前夕)

2008年8月23日(星期六)

4 comments:

huatseng said...

你的‘官僚化’講到有點模糊,這篇文章比較像心情抒發。。

多點討論時事課題吧,畢竟現在已經做工了,應該可以接觸更多的人,更多的課題。。

Anonymous said...

i like ur post ..no bad...our society need a people like you who passion with politic and social problem...

Robert Lua Khang Wei said...

ya, should write more about issues...

剑逸 said...

以前,我们有陷入过学生运动的优越感的幻觉,后来为一些社会前辈点醒,左不是靠把口大声讲就是左。
首先,请分清楚什么是学生运动/活动.
下来,请分清楚什么是 Issue based 议题型 / 思潮型学生运动.
平衡领导和群众参与,别盲目迷信群众参与。